當燃年輕:把自己投入熱愛的人

2020書寫了一個突然暫停,又緩慢開啓的故事,在這一年中,人與人的距離被推遠又拉近,我們愈發體會到人文精神的温度與重量。

週末下午茶,於流轉的時光裏尋片刻寧靜。

這個世界每天進行着版本的更新與迭代,越來越多年輕的大腦掌握話語權。他們連接着傳統與當下、現實與虛擬、自我與世界。他們正走向時代舞台的C位。

南方人物週刊聯合招行信用卡,發起首期話題:週末下午茶#總有人正年輕#,與你一起探尋Z世代年輕人到底是誰?他們的熱愛是什麼?

2020年終於要過去了,歲末盤點年度流行語,“後浪”幾乎是各大榜單裏共同的選擇。

在這一年裏,人們經歷了太多的離別和意外。寄望和祝福年輕一代的“後浪”演講,訴説人們對未來的信心。“後浪”演講視頻在全網刷屏,演員何冰鏗鏘激昂地讚歎,年輕人“把自己的熱愛,變成了一個和成千上萬的人分享快樂的事業”。

B站UP主十音,就是何冰稱讚的“後浪”之一。明明有一份年收入六位數的工作,卻辭職做月均收入四千元的全職UP主,還得自己貼錢養團隊;明明可以歲月靜好,卻冒着被誤解和攻擊的風險表達自己的觀點、嘗試分享和溝通。

只是因為她選擇做自己熱愛的事。

什麼是興趣?答案近萬。B站有15個內容分區、7000多個文化圈層,這些分區都是隨着用户興趣的拓寬自動形成的。譬如“布袋戲”文化圈——其規模簡直讓人懷疑全國的布袋戲愛好者是不是都在這裏。

十音的興趣很難用一句話概括,在她每週一更的視頻裏,人們可以看到她或探訪奢侈品店、釣魚台國賓館、米其林餐廳,或學理髮、跳女團舞、拍武俠微電影,或展示漢服、Lolita裝、民國女裝……她的熱愛跟當代年輕人一樣:寬泛、自我,並且多元。

2018年才開始在B站投稿的她,2019年便躋身百大UP主。但她的第一條視頻讓她有點兒“不齒”。

1.“小姐姐加油”

十音開始做視頻,完全因為男友的“慫恿”。當時的她沒學過拍攝,也沒學過剪輯,連Premiere是什麼都不知道。

上傳的第一個視頻,名叫“漢服下午茶”。那是她在一個漫展上拿手機拍的,如今十音毫不留情地吐槽自己的處女作:“畫質挺差的,也挺晃,根本不知道在拍什麼,拍完後自己學着剪,就是最基本的那種剪輯技術,拼拼湊湊,沒有任何的後期可言。”

但這樣一條原生態視頻,網友的反響卻出乎十音意料。“大家都挺包容,很多人説:第一支視頻這樣已經很不容易了,小姐姐加油!”十音感嘆,“原來我分享這些,對有些人來説還是有價值的。你知道人活在社會上,認可自己的價值是非常重要的。”這成為支撐十音做下去的一個重要原因。

圖 | 受訪者提供

最初做視頻,大家都很鼓勵她;粉絲多了,期待水漲船高,煩惱也隨之而來。十音“想要趕上他們的預期,但是又不能滿足每一個人”,她一度感到迷茫:“為什麼他們又不喜歡這個東西了,我是不是要這樣改一改、那樣改一改?”

質疑和抬槓的聲音也冒了出來。起初十音很在意每一個人的評價,會逐一留言回覆為自己解釋。但解釋未必都被接受。2020年初,被網絡誤解聲吞噬的她,人生中第一次去做了心理諮詢。最後想通了——

“很多人在網上跟人吵起來,就是因為他一直活在自己的舒適圈,覺得他認知中的那個觀點一定是對的,沒辦法接受別人的觀點。因為做UP主,我知道這世界上還有很多不同的聲音,所以我不會再因為這些爭議或不同的觀點而感到困擾。”

儘管有一張漂亮臉蛋,但十音認為,做UP主更重要的是腦力工作。“做視頻對知識儲備有非常高的要求。”十音説,“要在生活中不斷地學習,豐富自己的知識儲備,才有更多的內容去呈現給觀眾。”

熱愛終於成為生活的重心。十音即便外出旅遊,也會攜帶大包小包的拍攝器材,隨時記錄有趣的素材。

2.“不是一時衝動”

熱愛是慢慢找到的,並不是在某個時刻跳出來的。十音人生前20年的規劃都是父母的意志,包括大學和專業選擇。

父母認為國際關係和歷史(雙學位)更適合培養通才,未來能面對更廣闊的事業選擇空間。十音聽從了這些建議,成績也不錯,但她對父母選擇的專業並不感興趣——這只是一項任務。

畢業以後她終於跟父母坦白:讀書這幾年,她確定自己不想從事這個專業的工作。

當十音的同班同學畢業季去考公務員時,她先後入職一家大數據公司和一家遊戲公司。十音從小就愛打遊戲,是某經典遊戲的骨灰級玩家,她後來通過面試,進入這家遊戲公司做IP運營工作。十音的父母對此很不理解。

“我爸一開始就覺得打遊戲是在浪費人生,他一直跟我説,你把你打遊戲的時間拿出來學習,説不定都考上哈佛了。”十音説,“後來我就證明給大家看,其實我在遊戲公司工資也OK,這份職業其實在年輕人當中是非常受到尊敬的、一個正經職業。”

圖 | 受訪者提供

當父母好不容易接受了十音在遊戲公司工作的事實時,十音又打算辭職了。毫無意外地,遭到了母親的強烈反對。“我媽媽覺得我就是一時衝動,覺得我是想逃避上班才去做自媒體的。她一直説‘我不反對你做,但是你在工作之餘做可不可以’。我當時跟她説,如果我不把重心放在自媒體上試一試,我可能永遠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成功。”

年輕人的熱愛需要用時間驗證。十音一次次跳出安全區,做出看似冒險的選擇——她只遵從內心。

2018年中,十音開始在B站上陸續投稿,2019年,正式辭去了在遊戲公司年收入六位數的工作。當她決定全職做自媒體時,已經對短期內的落差做好了心理準備,“我對自己還是有一定信心的,肯定會越來越好”。

剛開始只能依靠平台提供的激勵計劃——平均只有四千元月收入,回想起最初的日子,十音沒有後悔當初的選擇。“我肯定不只是‘為愛發電’嘛,總要考慮到後面能養活自己。”一年後,她在B站擁有上百萬粉絲,成為全網知名的UP主,她果然做到了。

3.打破牆壁

視頻裏,十音最常穿的是中國傳統的漢服。如今她已經買了上百套漢服,一年四季她都會上身推薦漢服新品,還把這些美麗的服飾穿到倫敦、巴黎、歐盟總部和日本關西。

漢服大約在2003年前後被一些中國網友討論和試穿。但真正成為潮流卻是2016年左右。

十音在2016年回到中國,遇到了愛穿漢服的合租室友,於是被拉着一起穿漢服。十音這才發現,原來還有這樣款式的衣服和這樣一羣愛好者,她由此“入坑”,看到好看的漢服就買。等懂得多了,她的熱愛變得更理性,更在意每一件漢服的應用場景(比如是禮服款還是日常款)。

十音的大部分外國朋友並不知道漢服是什麼,他們一般都會問:“這是不是日本、韓國或者越南的服飾?”十音每次都不厭其煩地從頭科普,這是一種打破牆壁的感覺。

“他們雖然不知道漢服是什麼,但他們可能看過一些中國的電影或古裝劇,我就從這個跟他們説起:‘《十面埋伏》《卧虎藏龍》你看沒看過?’我跟他們説,其實這裏邊的服裝,它們的原型應該是怎麼樣,後來為了影視化,再改成什麼樣。”

圖 | 受訪者提供

以前,中國文化在當地最大的吸引力來自食物,每到中國傳統節日,中國同學會就舉辦活動吸引各國朋友來品嚐中國美食。如今,十音發現許多國家的網友都在看中國的古裝劇,配上當地的字幕甚至配音,點擊量都特別高。

由於感受到網絡傳播文化的強大力量,十音拍過很多與漢服有關的視頻,包括探訪中國絲綢博物館,呈現專業人士對出土漢服的修復細節。拍漢服視頻,十音認為關鍵是要“美”。“視頻不會告訴你這個服裝是哪個朝代的,是什麼形制的,但是它表達了一個東西——這個穿上去好美,這是我們的中國服飾。”十音説,“這樣就吸引到一批人,他們會因為美而想要去了解更多,然後喜歡上中國文化。”

2020年,十音做了一條視頻還原古代人物畫上的唐代女性服飾和妝容。她和團隊成員參考了很多壁畫和文獻。“我畫的那個妝其實不符合現代人的審美,如果走到街上肯定會引來很多訝異的目光,但唐代的審美就是那樣的,”十音説,“壁畫里長什麼樣,文獻裏怎麼寫,我就怎麼畫,儘可能還原當時的審美。”

從這個層面看,B站有很多十音,他們都是Z世代年輕人的縮影。無論選擇職業、表達自我還是擁抱傳統文化時,他們都遵從內心,帶着同一份熱愛。憑着這份熱愛,他們連接着傳統與當下、中國與世界、現實與虛擬,站在時代舞台的C位。

4.熱愛總會找到熱愛

所有的熱愛都不會辜負時間。

那個憑藉視頻《有多快?5G在日常使用中的真實體驗》走紅B站的何同學,當年正讀大二。視頻被人民日報、新華社公號轉載後,何同學作為嘉賓登上了白巖松主持的《新聞週刊》,迅速躋身百萬大V的行列。

但這支七分半的視頻前前後後用了兩個月時間才完成。更大的冰山是幾年間的熱愛積累——何同學從小對科技數碼類抱有極大的愛好。他只要有時間,就不會錯過各類文章視頻、產品發佈會。

“我真的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情。”何同學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説。這句話從不同的UP主口中都説過,幾乎一字不差。

第一個在B站擁有千萬粉絲的人是老番茄,他是遊戲視頻剪輯達人——喜歡玩遊戲,但更擅長重構遊戲腳本,並剪輯成視頻。中學時期的老番茄還只是普通人張秋實,他把用電腦學習的時間擠出來學着做視頻。

考上覆旦大學後,在壓力最大的保研階段,他又給自己定下目標:既要周更視頻,也要保研。最後老番茄都做到了,視頻是他的愛好,裏面都是他想表達的東西,給千百萬的人看。

UP主是個不斷自我更新的職業,每當做成一條成功的視頻,這成功也就成了過去,必須有新的靈感、新的探索來接續它。身處這種狀態的十音,調侃自己會“日常自閉”“日常自我懷疑”。

圖 | 受訪者提供

“我腦海裏一直都有一個想法——我是不是就不做了?”十音説,“但是隻要你做視頻的慣性大於這個想法,你就會一直做下去。就像玩一個遊戲,你通關了,覺得好難啊,是不是下一關我過不了,要不我不玩了。但你玩着玩着就想,萬一我能通關呢,那我就再試試。這樣的一個慣性,就是‘我不太服氣,我還不想放棄’。”

這個世界就是這樣,年輕人會找到年輕人,熱愛總會找到熱愛。

年輕人到底是什麼樣子?年輕人到底想要什麼?我們不需要去預設和限定。他們不只是在自己的小眾圈子裏熱鬧,他們也可以有很宏大的視角,關注社會議題。年輕人只需要去呈現他們熱愛的東西,這本身就夠了。

在這個數據、技術加速迭代的世界,生於1990年至2000年之間的後千禧一代,或許已然開始感嘆光陰,那些把自己投入熱愛的年輕人,長大了。而熱愛這一品質,讓他們保持着絕對意義上的年輕。

用熱愛澆灌的青春總是如此特別。年輕人,乾杯!為你們,為熱愛。

當代年輕人用行動告訴世界

他們一直在用各自的方式 為熱愛乾杯

以熱愛之名,招商銀行信用卡與B站聯名推出

「招商銀行bilibili聯名信用卡」

卡片主體為B站與故宮宮苑聯合設計出品的2233國風華彩新形象,其繪畫細節均參考自故宮館藏真品。兩位少女身着明代服飾,端坐在盛開的紅白海棠枝上,華貴與清雅並存。

國風衝撞二次元“破壁”新生,重賦傳統文化的獨特魅力,讓年輕人的熱愛交匯,為熱愛乾杯!

(專題)

 

%MCEPASTEBIN%